=鸟面鱼/Anakas
破打游戏的,偶尔捣鼓点东西

头像by@秋鬼少爷
b站@鸟面鱼,录点实况
删掉的文都在子博客“咸鱼海滩!!!”
oc相关内容都在子博客“Anakas的果壳子”

质问箱→https://peing.net/zh-TW/anakas
客户端用户请用浏览器打开后复制地址哒

【米尤】星星

*摸鱼,我想写甜腻腻的米尤但我写出来的是亲情向
*可是我真的好喜欢小包子尤里啊好可爱啊
  
  
  
  接连几日的暴风雪终于停下,天空晴朗得不可思议。上方是万里无云的星空,下方是绵延不绝的雪原。小小的狼崽嘴里含着糖,和哥哥并排躺在屋顶上。
  米哈伊尔和尤里一个才刚刚成为小少年,跟着村里的老人学习如何打猎;一个是没长开的孩子,脸肉嘟嘟的,连装着糖的罐子都拿不好。
  “哥哥,森么四撕啊?”
  “啊?”
  “我说。”尤里把糖搁到舌头下面,这回口齿清晰了一点,“什么是诗啊?”
  “嗯——好像是一行一行、长长短短的句子构成的很有韵律的短文。说是有记录事情为主的,也有表达心情为主的。怎么了?突然问这个?”
  “今天下午不是来了一队商人吗?他们手上有拿一叠厚厚的纸……”
  “那个叫书。”
  “叫什么都可以啦!他们说那个里面写的是诗,我没拿来看,有点后悔。”
  “放心放心,你拿了也看不懂的。”
  “哥哥——!”
  “哈哈!我们的小狼真可爱。”
  米哈伊尔伸出手,拍拍尤里的小脑瓜。
  他的弟弟不知不觉从一个布娃娃一般的小包子长到这么大了,咿咿呀呀跟在自己后面一边叫哥哥一边学走路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,真叫人感慨万分。
  “我是男子汉,不要说我可爱……”尤里瘪了瘪嘴。他伸出脚轻轻地踢了下哥哥的膝盖——他的腿真的很短。米哈伊尔没忍住笑起来,得到的是弟弟用力的一掐。幸好衣服厚的很,他什么感觉都没有。
  “你要是想看的话……来,抬头。你看!星星啊,和诗差不多。”
  “怎么会差不多呢?”
  “当然差不多啊,星星都是有自己的故事的。你看,比如这个、和这个。”米哈伊尔伸出手指,他用余光看到弟弟的眼神随着自己的指尖移动,亮晶晶的,里面映着头顶好看的星空,“连起来的话就是漂亮的小姑娘,那边那个是一个男人。这个叫牛郎和织女,被天上的神仙隔开来的夫妻,是中国的故事。”
  “……哇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尤里张大了嘴,满眼都是对哥哥的敬佩,仿佛先前吵吵嚷嚷欺负哥哥的人不是自己。
  “迷路的旅行家到这边时跟我讲的,他去过很多地方。”
  尤里翻起身来,向着他的哥哥靠近了些。他用手撑着下巴,晃荡着两条腿,歪着头问:“中国啊……中国在哪里呢?”
  “那很远很远,用脚走要很多年。”
  “诶——那算了。喂喂,再给我讲讲星星的故事吧!”
  “不行,这些都很长,我懒得,而且你该睡觉了。”
  “狡猾!一个,就一个嘛!”
  “好吧,那你没办法。那我想想啊……”米哈伊尔拍了拍身边的木头屋顶,尤里会意,爬了过来,窝在他的怀里,头枕着小少年刚刚出现肌肉的手臂,“从前有一只很坏的大熊。他无恶不作,会吓唬小兔子,会打伤小鹿,森林里的小动物都怕它。有一天啊,他被米哈伊尔打死了。”
  “哈啊?!这算什么啊!”尤里用绵绵软软的小拳头捶这个不好好讲故事的大坏蛋。
  “然后米哈伊尔就变成了超级无敌大英雄……噗,哈哈哈!尤里你什么表情啊!”他捧着肚子笑起来,笑声无比爽朗。“死后呢它就变成了星星,结果天上不论是神还是别的星星都很讨厌它,于是它直直地掉了下来,在天空中留下一条长——长的红色痕迹,就这么掉到了海里。”
  “像流星那样吗?”
  “就是流星。”
  “啊?流星原来是坏蛋变的啊,妈妈跟我说看到就要许愿呢。”
  “也不一定,这要看情况……”
  “那哥哥一定会变成流星!”
  “哈?!臭小子长大了有能耐了……”
  “哈哈哈!”
  谁都没法听着小孩子银铃般清脆可爱的笑声生气。米哈伊尔叹了口气,接着讲道:“它掉到黑漆漆的大海里之后再也没法回去了。就这样,作恶的大熊终于再也没法危害森林里的小动物,没了。”
  “哥哥你讲的故事好烂哦。”
  “可是,这是你想听的啊。”
  “小狼崽们——下来睡觉了——!”妈妈在下面大喊。兄弟俩登时就一骨碌爬起来,从翻下屋顶到跑回卧室脱好衣服钻进被窝一气呵成。妈妈给两个人掖上被子,亲亲他们的额头。
  “妈妈,爸爸也变成了星星吗?”
  “嗯?”
  “哥哥说死掉的熊变成了星星。”
  “喂喂,那只是个故事……”
  “会哦。”妈妈抚摸着尤里的头。她的手热热的,上面有茧子,摸得尤里困意一阵阵往上泛,舒服到闭上眼睛,“爸爸他啊,变成了很漂亮的星星,闪闪发光,每天晚上都看着我们呢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那那些死掉的爷爷奶奶也是这样吗?还有其他家的大哥哥大姐姐们。”
  “嗯。大家都在天上,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星星去找他们的。”
  “妈妈会陪我们一起去吧……?”
  “……妈妈啊,可能会更早一点点。但是没关系,到时候哥哥会陪着你。”她抬起眼,柔柔的目光投到米哈伊尔身上,“尤拉奇卡不会孤身一人。”
  “好……我和哥哥一起去……不管爸爸妈妈在哪里……都会找到你们……”
  尤里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终消失在轻轻的呼吸声中。妈妈微笑着,再次吻了吻睡在一旁的米哈伊尔的额头:“米沙,你要快快长大,知道吗?”
  “……好。”
  “如果将来出了什么意外……你们兄弟俩不能互相抛弃,不能作对,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守护彼此。”
  “嗯。我发誓,我会一辈子保护好我的弟弟。”
  “快睡吧,我的好孩子。”
  说完这句话,妈妈就提着灯,轻手轻脚地关上门。
  屋子里黑乎乎的,被满天满地的雪反射的月光透过窗帘打在地上。这时他们还是孩子,脸颊干干净净,纯粹得令人羡慕,或许有忧愁和烦恼,但从未见过吸血鬼,生活在和平的时光里。
  这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幼小的天狼们的呼吸声。

2018-08-27
评论
热度(12)
© 鸟面鱼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