=鸟面鱼/Anakas
破打游戏的,偶尔捣鼓点东西

头像by@秋鬼少爷
b站@鸟面鱼,录点实况
删掉的文都在子博客“咸鱼海滩!!!”
oc相关内容都在子博客“Anakas的果壳子”

质问箱→https://peing.net/zh-TW/anakas
客户端用户请用浏览器打开后复制地址哒

【芥敦】直播打游戏撞上了自己的本命UP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-12

☆UP主设定注意,恐解实况UP主芥芥和鬼畜UP主敦敦

戳我进目录

☆我还甜不了芥敦,我就只能靠人虎了。

☆幼猫是世界的珍宝。猫蛋蛋不是。[盯着某根流氓木头]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ฅ^•ﻌ•^ฅ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  芥川龙之介越来越不懂他妹妹了。

  他尝试着思考为何银会有那样奇特的想法,无果。

  窗外的雨猛烈无比,看这情况是想要越下越大,芥川把衣服收到里面后,又瞅了眼外面飞进屋的雨丝。天气预报着实不靠谱,在几个小时前还说今明大晴,照这个进度下暴雪估计都不难。

  真叫人头疼,这要命的鬼天气。

  芥川尾随着银,关上了阳台的灯,走进屋子。

  这时月下兽还在进行直播,他在游戏中又录了几个视频,接着参加了一场游戏年会。会场里的街机游戏让他懊恼了好久,一边玩一边说“啊啊啊这是什么控制系统,也不给个游戏说明”。原本他还指望获得1000分以得到独家游戏的,结果打了四五盘,果断放弃。之后他又在会场里交了几个朋友,回去好好学习好好录游戏,再后来通过好友的邀请搬了家。

  在现实中再过了几十分钟,他慢慢地把订阅攒到了5万,正打算搬去双人公寓,还没点到,突然整个直播就关了。

  芥川疑惑着,正打算刷新,突然整个房间一片漆黑。

  人虎蹭了蹭他的毛袜,不解地喵喵叫着。

  银扭开了门把手,手电筒照亮了房间的一个角落。她问道:“哥,好像这一个片区都停电了。”

  “啊。”“怎么办?”“应该会很快修好,干脆直接睡觉吧。”

 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儿,大体是讨论明天如果没来电怎么办。银给芥川留了一个充满电的手电筒,打开自己的手机,一边啪啪点击着屏幕一边离开。

  感谢GPS还有用,感谢流量还能用,POKEMON GO真好玩。

  

  芥川靠着靠枕,耳机中播放着的是自杀爱好者的歌。两条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搭在床单上,被子随意披在肚子上。他微眯着眼睛,手指轻轻滑动着屏幕,四方电子屏中是一本恐怖小说。

  人虎扒拉扒拉床单,歪着头看看芥川。芥川眼神移开,与人虎对视了一会儿,又锁回手机上。人虎索性扒着床单,摇摇晃晃爬上了床。它晃着小爪子摁摁芥川的脚,又啪嗒啪嗒爬到芥川肚子上。芥川抚摸了几下,它从芥川身上翻下来,咬着芥川的衣角。

  “人虎,不要闹。”

  小猫咪立即听话地松开了嘴,乖乖地坐在一旁盯着芥川。

  芥川关上手机,把人虎拎起来放在枕头旁边。他躺了下来,黑夜里人虎的猫眼亮晶晶的,就像星星一样。

  窗外雨声滴滴答答,芥川叹了口气,抚摸着人虎,慢慢闭上眼睛:“人虎,晚安。”

  人虎奶声奶气地叫了几声,尾巴勾上了芥川的手臂。

  

  芥川捡回人虎是几个月之前的事。

  那天也是下着雨,只不过没这么大。

  芥川跟银去超市采购。回来时,在一个街角,银被一个纸箱吸引住了视线。她直接把手上的纸袋递给芥川,走了过去。

  纸箱上面有一把巨大的黑色雨伞,稳稳当当地固定在那里。纸箱外侧写了大大的“求包养”,再往下是用中性笔写的好几行字,大意是猫的原主人被迫抛弃这只猫,希望收养它的人能够善待它,还详详细细写了猫咪的喜好,最后还标注了猫的名字叫人虎。

  纸箱中垫了一层软软的棉花,一只有着黑色虎纹的白色奶猫缩成一团,耳朵耷拉着,毛打了结。见银走上前来,它只是睁开眼睛瞟了一眼黑发女孩,然后又闭上了眼睛,咪地叫了一声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  芥川·母性泛滥·小奶猫是人间珍宝是我的爱·银直接被猫咪的小眼神儿暴击,她转过身,用比人虎更加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芥川。

  芥川毫不犹豫地用冷漠的眼神盯回去。

  兄妹俩用眼神战斗了十几秒,最后芥川用能杀人的可怕眼神杀了过去,然后再次被妹妹一个能滴出水的眼神打了回来,他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:“明天就送去流浪猫收容所。”银眼睛 一亮,欢呼了一声抱起了纸箱。

  这只傲娇的猫格外不听话,奄奄一息了也不好好洗澡,吹毛时各种活蹦乱跳,拿了一碟小鱼干在它面前它直接扭开了头。芥川看不下去把妹妹推进卧室,客厅里顿时传来一阵吭呛哐当的声响,还有芥川不耐的低语与猫咪呜噜呜噜的声音。等银出来时,一人一毛背对着对方生闷气,小鱼干散落在地上,人虎抱着一条幸存的鱼咬得闷闷不乐,芥川则打开手机刷起网站。

  哥哥是小孩子吗。银在心中吐槽着。

  第二天芥川看到多了好几个抓痕的沙发时,黑着脸就要把这只猫轰出家门,结果银抱着人虎跟哥哥小吵了一架,直接一甩长发走出家门。回来时银抱了好大一箱东西,人虎跟在她身后,就像散步后归宅一般悠闲。打开箱子一看,猫砂盆、猫窝、还有等等猫咪用品。

  芥川当着妹妹的面也不好意思说什么,私底下却一次两次把人家轰出家门。每次人虎都能死皮赖脸地跑回来,然后银一边心疼地抱着人虎,一边训斥着面无表情的芥川。

  结果有一天人虎被丢去之后没有屁颠屁颠跑回来。

  第一天银一如既往训斥着芥川,第二天银开始不安,第三天银直接往屋外去找人虎。芥川还是一如既往的听歌打游戏,下午时想着好像手有点痒,往脚底一摸,没有摸到某团毛茸茸。他终于坐不住了,一脸不耐烦地走出家门。

  家门口没有,小区也没有,大街上没有,商业区也没有。

  芥川有点慌了。

  傍晚十分芥川流连在河边小路上时,听到了一声弱弱的“咪”。

  芥川下意识就转过头,人虎倚着一个垃圾桶,耳朵上有干掉的结痂,背也被抓了几道。芥川愣了一会儿,人虎就静静地看着他。

  芥川啧了一声:“弱者是没有生存意义的。”说完转身就要走。人虎又叫了一声,他的脚步硬生生停下来,最后走到人虎面前抱起了它。

  晚上在宠物医院时,银一会儿心疼地看着人虎,一会儿训斥着芥川。芥川就弹了一下人虎的脑袋,然后跟人虎你瞪我我瞪你。

  一人一猫的关系就这么缓和了。

  再到后来,人虎偶尔会蹭蹭芥川的腿,芥川偶尔别扭地摸摸这只猫,关系越发融洽,银都羡慕得说人虎忘恩负义,有了新欢不要主。一人一猫同时瞟了一眼银,人虎还翻了个白眼,天知道一只猫怎么会这个。银立马闭上了嘴。

  芥川捏了捏猫的脖子,听猫咕噜一声,心中赞叹道:不愧是我的猫,一举一动都这么像我。

  又过了几周,人虎算是彻底被驯服了,天天跟在芥川后面喵喵咪咪叫着。

  最后你看看,开头那么针锋相对,结局不还是亲亲密密和和睦睦。

评论(21)
热度(150)
© 鸟面鱼 | Powered by LOFTER